温。妮

一杯原味奶茶,温热的。。

夏国峰离开了…
心好像破了个洞…
已经3天了,
洞口在漏风…

学习斤斤计较…

很久没有开启这里了。
这是个好地方啊。
至少可以疗伤,
也谈不上,毕竟都是些小情绪。
近来两日有些厌倦工作了。
有种想出逃的冲动,
但是,自己毕竟是26.7的大人了…
很想找个人问问,
这种情绪要如何处理,
也许是很久没有跟老妹深度聊天了
嘿,找个下午,
吃个饭,深聊。
聊天真得很好…

看着小学同学们写的大段大段带小孩子的文字,好感动。

是苟且也是生活。
夜不能寐,是多巴胺在作祟么?
显然不是,对于一个工作狂而言,七情六欲似乎一直在隐身。
很久很久没有写文字,做作了。我想我如果不再写点什么,我估计会忘了。
每个人都是有故事的,一些人学会去隐藏,一些人会讲给我们听。
我喜欢听故事。我也喜欢讲故事,讲别人的故事。
可悲的是这大半年我已然失去了感知故事的能力。
很久以前,你们在我脑海里都是故事。
比如说栅栏旁停靠的自行车,在哼曲,唱出了慵懒,唱出了自由…
现在的我麻木了。很久以前,我还会捡起笔涂涂画画,晒晒朋友圈,现在的我都不知道圆珠笔画从哪里下笔…
我是觉得我得休息休息了,爱自己多一点。我是一个工作和生活不会去平衡的人。晚了,搁笔,休息。

我想过这样的生活。
清晨,在地里忙会儿半个小时,种点土豆和瓜果。简单地用过早餐,我的爱人载着我到城里。8个小时的工作结束后,我又回到了这块地里,那时,天色还早,我还可以锄锄草。大约8点,我和我的爱人一起共进晚餐。9点之前我们会聊天,可以谈工作。9点之后我们各自有各自的爱好,我会画画,估摸半个小时,他陪着我也行。11点之后我们便休息,也可以聊天,如果第二天是周末,我们可以聊到早上……
周末,我们可以到地里去种种豆子,或是邀请我们城里的朋友到家里做客。我喜欢钓鱼,我们可以一起钓鱼,安静地度过一个下午……

我想过这样的生活,我不想发财,也不想成功。因为我也发不了财,也不会成功,所以我不会去想。我想过这...

这段时间,感觉自己比以前更傻了,或者说是没有思考力了。因为周围的人都不爱思考,思考就意味着是异类,会格格不入。这种FIEE让人难受。

老妹告诉我,你只需要表达自己就可以。世界上最困难的事情便是培训,你不可能让其他人跟你同频,同三观。培训是一件用心良苦的付出打头,不痛不痒在推进,无疾而终而收场,抑郁纠结再复发回弹的事情。

老大每天都在忙些阶级斗争的事情,我似乎看不到阳光,我不喜欢这样的团队,简简单单做事,干干净净拿钱便成了,奈何每日的做阶级斗争。办公室现在流行一种病,叫取悦病。对于这种病我天生就有免疫力。我不会做老大想要的事情,我只会做形势要我想做的事情。

这段时间忙碌的像个鬼,可我又是顽...

她说,我是惊蛰出生的,很好。

3.7号,这个生日一直都在忙碌的工作中,老大请我吃了顿大餐,单独的,有点尴尬。

老妹说3.9号休息,喊老妈早些下班,我们去郊外种树。我突然感觉到十分美好,书柜里还有几袋花种,也一起种上。永远18岁喔。小欢欢。😀

祝我快乐。。😀happy newyear

© 温。妮 | Powered by LOFTER